欢迎访问本站!

首页社会正文

电银付大盟主(dianyinzhifu.com):文字、文明的起源与古代美索不达米亚

admin2020-12-30103

本文整理自2020年11月20日晚于殿利教授的线上讲座“文字与文明的起源:古代美索不达米亚”。该讲座系由复旦大学历史学系主理的“西方史学史系列讲座”第14讲,由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欧阳晓莉教授主持。整理人为复旦大学2020级硕士董静滢、潘文睿。

于殿利,中国出书团体有限公司党组成员,中国出书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北京师范大学 *** 教授,中国传媒大学 *** 教授,博士生导师。著有《巴比伦法的人本观——一个关于人本主义头脑起源的研究》《巴比伦与亚述文明》《人性的启蒙时代——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艺术与头脑》《巴比伦古文化探研》等著作、译作十余部。

本次讲座分为六个部门,以古代两河流域的楔形文字为主要考察工具,深入探讨了文字起源与文明的关系。

一、文字与文明

文字的发现标志着人类能够纪录自己的言行,能够使用理性头脑,把自己从本能性反应居多的动物种群中分离出来。各民族世世代代行使文字纪录积累并交流了知识和经验教训,文字逾越时间和空间的特征促使了人类的共同提高。

人类的提高既显示为知识的掌握和技术的提升,又显示为道德的进化。黑格尔以为人不是天生下来就成为人,只是有了成为人的可能性。而文字的发现使得善恶得以彰显,道德性标志着人真正成为了人,文字在人类道德化历程中发挥了主要作用。

现在关于文字的最初起源尚无定论。主流学术观点以为,人类在距今约两三百万年前降生,相比之下,即使是现在所知最早的楔形文字距今也不外几千年。我们无从知晓此前漫长时光中发生的事情,时代有可能曾泛起过更早的文字。

人类社会最早的文字均和图形有关,与原始壁画有着亲切关联。只管语言学家不以为原始壁画就是文字,但我以为原始壁画不光是艺术与宗教形式,它可以算作是文字生长的第一阶段。原始壁画中存在着转达信息的符号,隐含了文字的要素。而字母文字与图形文字一样,也是文字演进历程中的一个阶段,不外这两个阶段不是离开发生的,是可以并存的。

二、楔形文字的起源与苏美尔文明

楔形文字的泛起与苏美尔文明的降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楔形文字泛起的历程有三个主要时期。乌鲁克文化四期(公元前3500年)泛起了文字。在舒鲁帕克时期(公元前2600-前2500年),文字的誊写方式发生了要害转变,变成了我们现在习惯了的从左到右、从上到下的顺序。到了阿卡德时期(公元前2335-前2193年),在苏美尔文字基础之上泛起了阿卡德文字,苏美尔语仍被使用,但已变成了古老而尊贵的象征。

苏美尔人已经会用一个符号来示意多个事物了。例如,上图中星星的符号不仅示意详细的“星星”,还代表了抽象的“神”的观点。此外,具象的符号也能解释抽象的观点。比如用平行线示意“友谊”,意味着同伙是同等的;用交织的两条线示意“敌人”,意味着敌人是交恶的。

上图展示的是“船”的符号从图画演变到象形,再到楔形的历程。上图中的船是用圆筒印滚出来的图画,到乌鲁克时期变成了线条图,到舒鲁帕克时期则变成了示意图。在苏美尔城邦各个国王的时代,稀奇是古迪亚时代,已经有了楔形的样子。到了巴比伦方言和亚述方言就变成了规范的楔形文字。

三、楔形文字的演变

以一个或更多详细事物的图形作为符号来示意该事物或与之相近的观点,这种文字系统存在着两方面的不足。其一是符号自己的形式过于庞大,造成誊写困难。其二是表达某一完整意义所需的符号太多,未便于使用。因此,简化符号并逐渐使之规范化乃社会生长之必须。

从象形到楔形的简化与誊写载体是密不可分的。苏美尔人的誊写质料一样平常是泥板(即土壤),黏性较好,可以搓成团以刻写图案;誊写工具是芦苇,用削过的芦苇在泥板上按压,就呈现出木楔子的形状。

一张楔形文字演变表

另外,阅读偏向的改变也促进了苏美尔象形文字的演变。最古老的苏美尔铭文一样平常是从右向左、从下向上阅读的。约莫从法拉(舒鲁帕克)时代(公元前2600-2500年)起,这种誊写和阅读习惯发生了转变,变成了从左向右、从上向下的顺序。

,

环球UG官网_ALLbet6.com

欢迎进入环球UG官网(UG环球):www.ugbet.us,环球UG官方网站:www.caibao.it开放环球UG网址访问、环球UG会员注册、环球UG代理申请、环球UG电脑客户端、环球UG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苏美尔文从图画文字最终演变成楔形文字,履历了几百年的时间,约莫到公元前第3千纪中期始告完成。最初的楔形文字符号也较为庞大(虽然比图形文字要简朴得多),它们亦处于不停简化的历程中。

在图画文字过渡到图形文字的历程中,由于不能发声的文字未便于人们学习、交流与流传,因此需要增添表音符号。而且,苏美尔人原先的图形符号与表意符号存在固有的瑕玷。其一,它们大多只能示意详细的事物和行动,无法表达引语与语法,也无法表达与人名、地名等专有名词,尤其是外国的人名与地名。因此必须接纳另一个兼具表音功效与语法功效的符号系统。其二,接纳图画文字以表达某一完整意思常需要过多的符号,使用起来异常未便,需要削减和限制符号的数目,用发音符号取代表意符号即是一种主要方式。

苏美尔人设计表音符号的详细做法是,把原来一些只有实际意义的词赋予音值,使其同时具有表意与表音的价值,而其表音符号则用来拼写其他难以用图形或者符号表达的词。比如在属于捷姆迭特·那色时期(约公元前2900年)的几块泥板上,示意“箭”的这个词就被赋予了TI的发音,今后它不仅具有实际意义(示意“箭”和“生命”之意),还示意ti这个音节,于是便可用这个音节符号来拼写其他词汇。此时泛起了许多同音异义字或同义异音字。

美国著名亚述学家克莱默(Samuel Noah Kramer)教授借助苏美尔人的天堂神话和弓箭的符号解答了《圣经》中一个令人费解的情节:“一切活物之母”夏娃为什么是以亚当的肋骨而不是其他部位造成的?据《圣经》所述,“夏娃”其名似乎意为“给予生命者”。而据苏美尔神话所述,恩奇神最微弱的部位为肋骨,苏美尔语中“肋骨”一词音为“提”(ti)。苏美尔人将为治愈恩奇的肋骨所造之神称为“宁提”,意即“肋骨女性”。 “提”又有“缔造生命”、“给予生命”之意。由此可见, “宁提”似乎又有“给予生命的女人”之意。因此,在苏美尔文学文籍中,往往把“肋骨女人”与“给予生命的女人”相等同。正是这一文学双关语被移用于《圣经》中并恒久保留下来。

另外,发音还被用来解决一些语法方面的难题。同样在捷姆迭特·那色时期的文献中,表音符号ME被置于名词之后,用来示意复数的观点,例如AB-ME(父老们),EN-ME(统治者们)。这种方式很快应用到了其他语法转变上,比如在乌尔的一些质料上泛起了用发音符号示意动词变位和名词变格的征象。苏美尔文的音节符号(厥后被阿卡德人接纳)通常有以下四种形式:伶仃的元音(如i等);辅音+元音(如ti等);元音+辅音(如ur等);辅音+元音+辅音(如kur等)。

阿卡德文例子,一个符号可以有多种读法

四、楔形文字的流传

楔形文字是古代近东影响最大的语言。苏美尔人的楔形文字符号很快传到了阿卡德区域的塞姆人部落,埃兰语、胡里语、赫梯语、阿拉米语、乌加里特语、乌拉尔图语、古波斯语也都受其影响。下面以阿拉米语和乌加里特语为例来先容楔形文字的流传。

阿拉米人是生涯在叙利亚的古代民族,过着半游牧半商业的生涯。他们的语言阿拉米语流传局限广、影响深,现在世界上少数区域仍有人在使用阿拉米语。公元前第2千纪下半期,在亚述帝国的影响控制下,整个近东除了埃及和克里特,刻在泥板上的阿卡德语和阿拉米语已经成为官方语言,应用于种种交流和文献之中,甚至在埃及也时有应用。由于阿拉米人穿越了从叙利亚到巴比伦尼亚的宽大区域,许多人从事商业商业流动,阿拉米语在商业文书和国际外交书信中稀奇受欢迎。公元前9世纪最先,它逐渐成为西亚区域的通用语言。

乌加里特位于叙利亚东北沿岸,是今天的拉斯沙马拉(Ras-shamrah)。它是一座港口都会,是古代操西塞姆语的住民的众多小国家的中央。在公元前1600年最先,乌加里特语最先从音节文字向字母文字转化;约莫在公元前1300年左右,叙利亚的乌加里特人把他们从巴比伦楔形文字演化而来的文字生长成为一种纯字母文字。乌加里特文字是近东区域最古老的字母文字,总共由30个符号组成,其中包罗现代字母中的a、b和g等字母,它既没有表意符号,也没有限制符号或部首符号,用楔形文字的表音符号来取代图形文字。这时候乌加里特人已经知道按字母顺序来排列塞姆字母表,这种字母顺序厥后才被欧洲人所袭用。

五、字母文字的泛起

楔形文字是一套拙笨的文字系统,有大量表意符号和音节符号。从公元前第2千纪中叶最先,人们最先实验设计更为简捷的文字。新文字系统的设计原则包罗破除表意符号和尽可能少用表音符号。在新的简化文字系统中,最乐成的是约公元前1300年左右迦南人发现的字母文字,它也是后世所有字母文字的基础。

现在学术界盛行的说法是,“腓尼基人发现了字母文字”。这里提到的腓尼基人实在是在公元前第2千纪晚期来到迦南北部区域的新兴民族。凭据亚述文献纪录,他们建立起一些都会,以航海和商业为生。他们在公元前第1千纪被亚述人打败,向亚述人纳贡,成为了亚述帝国系统的一部门。腓尼基人并非一个有特殊血缘关系的民族,他们没有统一的语言。在一些文献和外洋殖民地中,一些腓尼基人使用阿拉米人的名字和语言。

实在,“腓尼基人发现字母文字”这种说法是不准确的,比腓尼基人更早的乌加里特人于公元前1400、1300年左右时已经发现并使用了字母文字。但腓尼基人在字母文字的流传中也确实发挥了作用。希罗多德(约公元前480-前425年)的名著《历史》中提到腓尼基人把字母文字带给了希腊人:“盖披拉人所属的、这些和卡得莫司一道来的腓尼基人定居在这个地方,他们把许多知识带给了希腊人,稀奇是我以为希腊人一直不知道的一套字母。然则久而久之,字母的声音和形状就都改变了。”希腊人在此基础之上又发现了自己的字母文字。这就是关于腓尼基人发现字母文字一说的泉源,显而易见是靠不住的。

六、文字的发现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特点

苏美尔人在文学、执法、历史、科学技术等各方面都留给了我们珍贵的宝藏。

在文学方面,亚述学家克莱默指出“本世纪人类最卓越的孝敬之一,是发现、恢复翻译注解了大量的苏美尔人文学文献”。我们现在发现的苏美尔文学文献有20余部神话、9部史诗、100多首赞美诗、十几部格言、预言集。此外,另有大量的哀歌、寓言、争执和漫笔等。值得一提的是,圣经的许多故事都能在苏美尔神话中找到泉源。

在执法方面,英国亚述学家萨格斯(H. W. F. Saggs)说:“在迄今所发现的楔形文字文献中,有关执法方面的内容在苏美尔文献中占95%左右,在阿卡德文献中所占比例也不会少许多。”在古代美索不达米亚文明中,执法传统是根深蒂固的。汉谟拉比法典与乌鲁卡基那改造中的立法文书中都明确指出,立法的目的是在统治的领土上伸张正义,通过正义稳固秩序。

在历史方面,古代两河流域为我们留下了许多阿卡德语和苏美尔语的历史文献。其中石刻碑铭既保留下了珍贵的内容,也成为珍贵的艺术作品。历史纪录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是人类精神醒悟、自觉意识的显示。克莱默教授指出,历史始于苏美尔。

苏美尔人还留下了许多造福后世的科学技术文献。例如,早在毕达哥拉斯之前,巴比伦人就已经发现了勾股定理。此外他们还留下了十进制和六十进制,蓬勃的几何学和代数,地理学和天文学,占星术,医学与医学文献,化学与玻璃制造工艺,等等。

网友评论